山有扶苏

【卡鸣】七夕祭

俗套七夕…无情节…渣文笔…自娱自乐

         夏日的夜晚,天空是深邃的墨蓝色。繁星漫天,闪烁之间看上去像是流动的粘稠的液体,那是只属于木叶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 无数次他在黑沉沉的树林之间穿行,仰头就能看见缝隙里透过的月亮的清辉,跟身旁人的发丝同色,那种清冷和静谧也跟他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无论走到哪里,月亮都会在,那个人也会一直在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京都的七夕祭,焰火映了满天,再加上万家灯火,衬得天空黑漆漆的。街上挂满了短册,各色的彩纸之下人来人往。檐头上写着“银河”“七夕”,天上是情人相聚,地上也是男女老少的虔诚的企盼和幸福的笑颜。

         鸣人转过头去,看见自家老师单手插着兜,另一手捧着亲热天堂,露着的那只眼睛在火光之下闪着光芒,映了满天火树银花也映了自己的笑意盈盈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 “卡卡西老师啊,今天可是过节呢,你就不能放一放那本无聊的书啊我说。”鸣人抱着手臂,斜着眼睛望着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 银头发的人一合书假装无辜地挠头,“啊,抱歉抱歉。难得来一趟呢!还撞上节日。是该好好逛逛。”他把书塞进忍具包里一把拉起鸣人向着人群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鸣人隔着手套感觉到卡卡西的体温,大拇指碰着他露出来的指节,不自觉地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咧,是相扑啊,鸣人,快上,赢了钱我们就可以去吃拉面了哟。”卡卡西指着正在肉搏的两个大汉转头看金发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哟西~”鸣人一捏拳头就要往上冲。卡卡西抓着他的手臂,“你还真去,真是个笨蛋呐!”伸出手揉着他的头发,又长高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鸣人一愣,不满地撇嘴,“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人,这个,不在话下啦。卡卡西老师可不要小看我啊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嗨嗨~你就饶了他们好吗?”卡卡西晃着一头扎眼的银发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糖递给鸣人,“我们还是去看看别的吧,未来的火影大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 鸣人眯着眼睛接过糖,一边撕包装纸一边跟着卡卡西往前走。无奈怎么也对付不了,不由地有几分懊恼,停下来专心致志地撕糖。

        前面的人慢悠悠地,走着走着觉得身边也太安静了。回过身看见那孩子一脸恼怒,无奈地走回去,从他手里拿过那颗糖。

       看已经被他揉地不成样子,于是果断递到嘴边,用牙一咬。鸣人哇哇叫着扑上来,生怕它进了老师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 卡卡西玩心一起,扣着他的手。看着鸣人凑上来,就含着凉凉的水果糖吻住他。鸣人眼睛一眨,伸出舌头就卷了去。卡卡西深深地吮吸一阵,松开他,咂着嘴笑:“太甜了啊,下次给你秋刀鱼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鸣人红着脸笑得很开心,“好啊,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走到进行着洗手祭的人群里。卡卡西难得地神色认真道,“鸣人,来,替你洗手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啊老师,我们还是去吃拉面啊我说。”鸣人一脸难以理解的样子,“卡卡西老师不会信这个吧,我们可是忍者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本来是不信的。”卡卡西脱下手套,把鸣人的手按进角盆里,端起装满清水的水罐淋下去,“正因为我们是忍者嘛……而且因为是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凉凉的液体淌过指缝,虽然什么也抓不住,但能感受到那双温柔细致的手握着自己的指尖,好像很满足呢。

       “替你洗去霉运,望你心想事成。”卡卡西低垂着眼睛,流露出的无奈和感伤寒凉如水。

        鸣人反手握着他的手,绽放出一个灿烂如暖阳的笑容,“不管有多少困难都不会难倒我的。何况还有老师在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就算我不在,你也不会被难倒的吧!我相信你哦,鸣人。”卡卡西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不会不在的。”像是个任性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   “所有人都会不在的。”卡卡西无奈地笑。

        鸣人摇头,“不会,就是不会。我当上火影还需要老师辅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卡卡西看着鸣人扬起的带着笑容的脸,这孩子拥有的光明胜过绚烂的焰火。而他自己在黑暗里踽踽独行了很多年,从幼年到青年,一路跌跌撞撞,流尽了血与泪,遍识了爱与恨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那样的光明那样的温暖,他连触碰都觉得罪过。可是又忍不住倾身上前,既是一种需求也是想要保护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卡卡西想,在黑暗里,他就是世界留给我的光明和意义,那些来路的鲜血去路的荆棘,都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在满天烟火下笑得眉眼弯弯,帮鸣人擦拭湿润的手掌。那个金发的少年人,扑到他的怀里,像很多年前一样,大声地说:“卡卡西老师,我最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要说得让天上的神明都知道,鸣人对这个世界永远都怀有信任和善良,他坦诚地对待一切,相信最好的结局就是要靠努力去争取的,也相信不论怎样艰辛都能到达。

         即使他的老师常常会说:有时候汗水洒下的土地就是一片荒芜。不必太过执着,你要学着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那个人经历过什么,他知道那个人很聪明,那个人总是对的。他心里澄明如镜,却甘愿做个傻瓜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个世界这样的残酷这样的艰辛,可是一回头,你就在身后啊,有你的担忧有你的纵容,还有什么能让我止步呢?

     累的时候有他的肩膀,痛的时候有他的安抚,消沉的时候有他的严厉。还有什么可畏惧的?

     “呐,我也最喜欢鸣人哟!”卡卡西摸着鸣人的头,紧紧搂住他。鸣人耳边嘈杂的人声逐渐远去,听见卡卡西越来越清晰的心跳声。便埋在他胸膛里笑得肆意。

        京都的七夕祭,走过的每一处都像是他们走过的,年轻的七代目在满天绚烂的焰火里回头,仿佛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。单手插兜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说,所有人都会不在的。然后为了他的火之意志,为了他想要终生守护的阳光,为了所有人,一点点把自己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鸣人依然觉得老师是错的,依然很执着,千山万水也好,你不会不在的,不会就是不会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缓缓地扬起嘴角,“卡卡西老师,我最喜欢你了。”抬手拥抱着夏夜潮润的空气。一如多年之前。